2021年11月7日 星期日

趙婷真的顛覆超級英雄的性/別邊界了嗎?-《永恆族》

當漫威與DC兩大超級英雄產地,近年來逐漸回應當代對於性、性別和性傾向多樣性的接納,開始在故事設定裡,出現更多同志、跨性別角色。此舉,往往引來兩極反應。反對一方的起手式常是「我不是反對同志英雄,而是改編、改寫,鋪陳要合理,不要硬塞,不要左膠,不要只想政治正確」,然而討論也往往止步於此。

究竟什麼是、何時是,性少數分子的合理現身?趙婷執導的《永恆族》(Eternals, 2021)試圖作答本題。連在片中飾演「凡人」的Kit Harington都說,參演本片一個至為重大的理由,就是因為它的同志包容(gay inclusion)。這個說法,讓Kit戲裡戲外都成了甜心。

如果大家接受「每十人中,有一人是同志」的概算,那麼,十個落凡於世的永恆族,不多不少,恰巧有一個同志。相較於多數「地域性」的英雄來說,來自宇宙起源天神族之手的永恆族,的確更有龐然的脈絡,讓不同性別、種族、膚色,乃至身心障者等複雜背景的成員,現身其中。我也受不了一味政治正確,但至少《永恆族》在人物設定上,於我而言,蠻順理成章。

然而,本片中真正該被明確指出的,恐怕不是在於超級英雄的性身分,必須多正確(或不正確),而是我們理解這部電影裡的「同志包容」,到底包容了誰?包容了什麼?

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

那就是日本人說「加油」的口氣啊-《愛哭鬼的棋蹟》(泣き虫しょったんの奇跡, 2018)

圖左即是松田君飾演的「晶晶」瀨川晶司棋士本人。

前言:
要我推薦什麼松田君主演的電影,那自然很偏頗,只要他個露臉,全片80分起跳。尤其首映當晚松田君本人現身打片,到底有什麼好不推薦!(哈哈哈哈為什麼劈頭就要跟人吵架的氣勢啊) 

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

與神同行,賠罪不停!-《與神同行:最終審判》(有⚡)


與神同行,賠罪不停!

看完續篇《與神同行:最終審判》(Along with the Gods: The Last 49 Days, 2018)後,更確立「鑄錯/救贖」是該系列電影的敘事核心。人因不堪疲倦、恐懼、嫉妒、愚忠、愚孝等心境狀態而殺人,表面上,電影用「殺人為罪」的道德框架進行陰間的地獄審判,實際上,更是向陽間的凡人,也就是觀眾,拆解罪的本質與層次,重新形塑道德容許的界線。當道德上的罪與法理上的罪慢慢脫鉤,觀眾便有了同情、同理犯罪者的可能,如此,原諒才會發生。

2018年8月12日 星期日

被舉紅牌的癡愛慾-《我的冠軍男友》(有⚡)


以性別友善程度而言,歐洲是全世界均值最高的地方了吧?基於這種想像,《我的冠軍男友》(Mario, 2018)要說一個不見容男同志戀情的當今歐洲社會,尤其背景還在最先進的西歐國家之一——瑞士,如何可能?於是,我以為兩名男主角馬利歐、里昂的人物設定是運動員應該是精心的取巧,尤其擅長項目還是陽氣最重的球類——足球。
 
這裡說的取巧有雙面性。

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

【虛線之外】推倒了一個史嘉蕾喬韓森之後

【為什麼避而不提名利雙收的好萊塢同志演員?】

我自己是個對婚權即人權抱持質疑的人(希望這樣不會又被說「政治不正確」或「政治太正確」),即便如此,我仍不會告訴想結婚的台灣同志:美國或任何一個外國同志婚姻已合法,你們為什麼不去那裏結婚就好?因為,不是每個人都有結婚的條件,遑論出國結婚的條件。

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

【虛線之外】難道鬼片就該找鬼來演嗎?從史嘉蕾喬韓森辭演跨性別角色,淺談性別少數的工作處境


據報導稱,史嘉蕾喬韓森因禁不住LGBTQ團體多日以來的「砲轟」,決定辭演《Rub & Tug》 — — 這部描述跨性別傳奇色情大亨「丹堤特」的傳記性電影。反對團體認為,「跨性別角色就該由跨性別演員主演。」

消息傳出,網路上引起不少台灣網友聲援「黑寡婦」;「跨性別就該由跨性別來演,那看什麼演技?」「演超人是不是也要找‎氪星人來試鏡?」「丹麥女孩表示」各種腐蝕性言論盡出。

其實,從史嘉蕾面對抗議聲浪的態度轉變與聲明措辭,以及多個反對這次選角的性別團體訴求來看,整起事件兩造的關係並非劍拔駑張,關鍵就在於抗議重點從來不是「跨性別角色就該由跨性別演員主演」,而是「跨性別,或各種出櫃的性別少數演員,能否在好萊塢獲得更公平的演出際遇?」

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

人類如何澈底背叛恐龍?-《侏羅紀公園:殞落國度》(有⚡)


前陣子放了《侏羅紀公園》是我人生第一名電影這種狠話,就覺得好像還是得對自己負責,簡明記錄一下看完最新恐龍系列之作的想法,好,開始。